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Monday, 8 October 2012

魔鬼的乐章

这是一篇思路很乱的散文加诗。真的很散很乱,希望你会欣赏。

你问:我是谁?__
我答:如果你死了,在你那几天超度日,我会哭,可能一直哭,出殡葬礼也一直哭。可能几个月后,天空还会是灰的。
你心想:哦,原来就在我死的时候哭罢了。然后拿几个月的事过境迁后呢?你会发觉也许我没那么难忘的。

我想原来亲情也不过如此。
原来,你说你爱你家人,定义不过如此。


他问:我是谁?___
你答:如果你死了,在你那几天超度日,我会哭,可能一直哭,出殡葬礼也一直哭。可能几个月后,天空还会是灰的。
他心想:这是爱吗?

你想原来爱情也不过如此。
原来,你说你爱他,定义不过如此。


我问:我是谁?___
我答:有那么重要么?想死,上演49天,要一滴泪。
我心想:没人管你的生死,你还要把你的车头照刊登在光华或东方?

我想原来自爱不过如此。


走远了,谁会想回头?
原地踏步久了,谁会想挪步?
不是囚鸟眷恋笼子,而是它不会飞了。
主人不会管囚鸟到底是不会飞还是眷恋笼子。
主人最后把笼子扔掉了,囚鸟就这样被扔出笼子,跳出地面。
脚着地,但不会飞了。
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我想那囚鸟是不是有了惧高症?
也对。




风来了,又走了。
它留下看不到痕迹,却为它而眷恋了起来。
你不知你的疮疤张什么样子,却已掉了许多复杂的眼泪。
谁来了,又走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