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Sunday, 7 October 2012

一个人的事

读了张小娴些许小说与散文,对她那一句:“归宿是一个人的事”,感触良多。
那天翻阅了《想念》第170页的《归宿是一个人的事》
内容如下:
爱情总是让我想起另外两个字:乡愁。
爱情多么像一份乡愁,当我遇到对的人,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毫不理智地爱着他,我为什么愿意为她吃苦,为他改变自己?
他就是我来的地方,也是我将回去的地方,是我久违,甚至的素未谋面的故乡。
他是没法解释,一解释就让我眼泪模糊的那份乡愁。

然而多美好的爱情或婚姻也只是其中一个归宿。
漫漫长途终有回归,无论男人还是女人,终究要自我完成。
人生旅途中最后一片栖息地,并不仅仅是挚爱温柔的怀抱与情深的诀别,也是回首的一座高楼。
望断高楼,这匆促的一生,我做了什么?多少欢喜?多少惆怅,又多少懊悔?
我突然明白,归宿是一个人的事。

嘿,你有没有类似回光返照的影片历历在目?抑或历经沧桑的感慨惊艳?
那时我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得却有很深的惊叹那:归宿是一个人的事。
我们都曾经天真以为会有多少先知出现身旁了解你的喜怒哀乐,原来没有。
我们都曾经烂漫以为最爱就应地久天长海枯石烂,原来没有。
我们都曾经败给无常与现实。

哭断柔肠,原来叫天不灵;深情款款,原来一厢情愿。



嘿,你知道吗?
那天我去张小娴来马来西亚的唯一一场讲座,
我抛了个问题问她:
你可以解释清楚什么是“归宿是一个人的事”吗?

多少候鸟往北,你才知道没有人会停留?
多少桃花笑春风,你才知道人事已非?
在那一天我们都不能再老的时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