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Monday, 8 October 2012

续,魔鬼的乐章

这是第二篇思路很乱的散文加诗。真的很散很乱,希望你会欣赏。

我说我喜欢夜晚,因为我喜欢暗,而不能说是黑。
你说暗是万物间占最大部分的。
夜晚与白天是平分秋色,但是有没有想过白天乌云密布的时候,也成了夜晚。
可夜晚怎么多星星,怎么圆的月亮,还是暗的,只是没有黯淡。

我说人生就像心电图,一帆风顺你就挂了。
你说两者选其一都好,要么一份风顺,要么就挂了吧;人生不一帆风顺,活来自虐?
心电图的一帆风顺比高低起伏占大部分,所以你不用那么悲观。
可那是心电图,怎能暗喻人生? 

现在又乌云密布了,昨晚凌晨才刚下雨,现在气候冷冷,天空黯淡。
狼人又要出现了,可是他不是吸血,他叫人思念,他篇写魔鬼的乐章。
难怪今天可以赖床到两点,原因昨天失眠,还是天气使然?
突然,太阳试图照进来,幸好乌云团结,我会心一笑,不喜欢艳阳高照。

你们都在等对方觉醒,俩人却喜欢赖床,
直到俩人都不喜欢睡觉了,觉醒也没有意思了。

阵雨终于落下了,我希望是有更多的乌云,而不是给太阳融化。
夕阳快落了,夜晚不远了,太阳就别再勉强了。
雨儿啊,谢谢你的牺牲,成就了我喜欢的黯淡。
如果我骨子里是喜欢悲愁,那你一定是玩偶,让我玩弄,让我愁。
是吗?不那么觉得,两者否定。




不开朗的人一个人,
不代表不向往开朗,但也不是不眷恋忧愁。
只是那个人的生命转折还没有遇到一个点。
还是他过了那个点?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