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Tuesday, 9 October 2012

白〉黯淡〉透明

我躺在一张白色的双人床上,望着白色的窗帘,长的有些许拖地。
望着四面白色的墙,再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发现自己躺的很随性。
耳畔有一双白色的耳机,连接着一个白色迷你音乐盒。
听着韦礼安的心醉心碎,突然整首歌变成了白色的乐章漂浮在房间里。

望向窗外,原来是漆黑。

望穿天花板,也是漆黑的星空。
合上眼睛,又是一片漆黑。

漆黑的房间,白色脱颖而出,一眼环顾四周还是能望见他们,可他们就像要转变成黑的白。

很黯淡。
原来我喜欢的黯淡是白在黑的笼罩下的。
就像大地本来处于白昼,却被乌云遮掩了,顿时黯淡起来,而这就是一种安全感。
安全的卸妆,安全的入睡,安全的有人按捺紧绷。

若你是窗外的人,望进窗内的我,也可能迷恋那份黯淡的白吧!

不过我看不见漆黑外头的你。
我比你安全多了,黯淡多了。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但是爱与不爱,总有个答案吧。
我希望那答案是黯淡。

心情是白色的,眼前是白色的,有什么白色的预兆?

七彩旋转再旋转,不是晕眩沉溺,却被白取代。
我的呼吸很平静,平静的白,就像白鸽飞过苍穹,但我迷恋候鸟。
二氧化碳也变成黯淡的白,慢慢升空。
慢慢的,瞳孔开始黯淡起来,想说睡了。

一滴泪划过脸颊,白色的世界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透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