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Wednesday, 10 October 2012

无力

这一两天的天色很好,就像韦礼安《慢慢等》的视频里。
瞳孔慢慢张开,已是中午两点多,和煦的太阳仅仅把天染成一片白,却没有晒。
乌云密布的天,却没有尾随狂风暴雨,只有阵阵凉风和适度的天色。
一个频临崩溃的人没有泪流满脸,没有抓狂呐喊,只是面无表情。
但从瞳孔间有你望不穿的黯淡。

我有很多梦想。可那些梦想太重,我飞不起来。
没有实现的冲动,尽管流了多少现实的眼泪,还不能因为身轻而飘起来。
就像囚鸟不会飞,我不会飘,不会因为追逐而启程了。
就等吧,等一份际遇,等一份遗憾,等一份蹉跎。

疑心病这首歌会让人更凝重。凝重的就连眼神也凝注了一个点,没有转移的力气。
凝重的只会让人呆呆的站着一个点,不想移动,不会移动。
凝重的就连双手都失去了动力,只想下垂的让吸引力主导。
凝重的就连呼吸也缓慢,要很费力才能运出体外,却分不清那是叹息还是呼吸了。

幸好眼泪与思路没有凝重的坠落和呆滞。
只是溢了出来,就该掠过。
只是思路已经不是自己的意识能控制了。
现在这里的天气很好,你那边呢?
相信应该是艳阳,即使不是,你也不会喜欢我眼前这一片黯淡。
这一片黯淡,却下了不到片刻雨就停了。
今天天气很好,想出去走走,看看那片我曾经带你看过的那片光害是否依旧迷人。

这种天气不会在让人想睡觉了,只会让我想戴上耳机。
反复播放疑心病。
继续凝重,不想去看医生。





外头春雷响,我却只想到兰亭序的歌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