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Thursday, 11 October 2012

倾盆

今天进入暮色的天气依旧让人欢喜。
乌云很快的覆盖苍穹,就像僵硬很快就蹒跚脸颊。
可它没有厚住,下了个倾盆。
像疑心病的歌词里,你控制不住语气,我控制不住情绪,它控制不住雨滴。

今天的雨吓跑了池中的鱼,下了有点大声,下了有点急。
仿佛放肆了之前一世纪的凝重。
下在屋檐上,雨却停了,现在轮到屋檐堆积的雨,滴滴答答的打在地上,打在窗边上,打在那首疑心病上。

倏忽,屋檐的积水还没下完,雨水又继续从天而降,
像天不停肆虐地,像伤悲不停肆虐眼眸,像失眠不停肆虐思路。
有点吵,有点急,有点乱,最后成了轰轰的雨声,愈下愈大。
偶尔还传来屋檐的滴答声。

此刻风开始有了另一把声音,开始让树有着空前绝后的摇摆不定,叶子与树枝慌乱的被风扰乱了心梗。
你不用着急怒哄,妒忌不甘心,因为要应景。
此刻只有风雨,没有雷电,总算成了一幅凄美,没人觉得美。

一辆车奔驰而过。
溅了一地的水,淋湿你这个懦弱的泪人。
这辆车,承载着你受伤后的回忆,如今把你抛回原地,原地终究没有放晴。
那辆车是你受伤后的感情,来得快,去得快。
就连那匆忙的呼啸声也惊醒了你,回到了原地。
这个永远不会放晴的地,还淹没着雨滴。

雨没有停下来的征兆,风也是。可疑心病却反复不知播了多少回。
与其说你在原地踏步,不如说那是你应该的轮回。
轮回却让我像是原地踏步,因为整身是湿漉漉的。
有雨水的味道,那个撑了很久的味道。

一滴,掉进池塘里,我看似涟漪,可怎知鱼儿把它当成波荡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