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Thursday, 11 October 2012

不定

你说我像天气,阴晴不定。
我说你像小草,摇摆不定。
可你我傻笑说,小草与天气大部分还很坚定。
坚定的绝对不是对爱的定义,而是坚定着两人都会有不坚定。

雨下过后的暮色很美,若你能摘下,换我脸上的黯淡。
雨下过后的风儿很轻,若你能逮住,成我凝重的救赎。
雨下过后,很宁静;有阵雷,像是余悸。
就像悲伤过后,不会再澎湃,只有后遗症。

我说你身上有烟火味,让我想流连红尘。
太多烟火味,太让人沉沦,太让人难自拔。
烟火味来自何方?原来你自身是个烟花。
所以你却变化转瞬非常大,稍纵即逝非常快。
大的快的,我来不及看清,却来得及惊叹,你就只留下烟火味。
那烟火味却大的催泪,刺眼的像洋葱。
这片放烟火的宽广,要马上离开,因为烟味让它狭窄朦胧。
要马上离开。

我说你身上有太多伏笔,有很多隐藏的秘密。
你用一个伏笔勾勒另一个,多的我累了,你却把伏笔说的与我息息相关。
伏笔来自何方?原来你自身是个伏笔。
所以你难以莫测。
我自顾自流泪,说那不是欺骗隐瞒,那是伏笔,与我无关的伏笔。

多少年了?我用年来计算,九尾狐也许需要用世纪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