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Tuesday, 20 November 2012

带我走

最近忙的不可开交,你会好奇为什么我还有时间写部落,我也很好奇。
很多人都很忙,谁说能者多劳嘛,呵呵
而在这我不是自夸自己是能者,因为我是那群没事拿事来忙的,来麻醉自己,来驱赶胡思乱想时间的人。
可是就算忙东忙西,自己还是留了个时间让无来由的寂寞侵入,仿佛成了习惯,所有的繁忙都成不了劲敌。
算了,无所谓。

我是一个离乡背井,却没有飘洋过海去他方求学的游子。
我的大学在马六甲的一个县镇上。
而在这里我没有任何的四轮交通工具,除了轮胎漏了风的脚踏车。
所以如果我要到城市,必须乘搭巴士才可到达。而脚踏车就免了。还是让它搁着吧。
所以我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公共巴士,那个米色,带点红色边的巴士。
巴士车前方的上头电子牌,还游走着终站的名字。

巴士站就在我学校门口,几米远的前方。而前方荒芜的空地长满野草,可还是有个小径供学生从巴士站走到学校门口。
所以在学校门口驻足往前望,映入眼帘的会是那片几公尺的空旷地,再到巴士车站,最后视线停留在那一条长长的马路上,直到学校的篱笆遮挡了尽头。
有个天桥在巴士站的隔壁点缀。还是陪伴?我不知道。
想多了,只不过是方便路人跨越那条车来车往的马路而已。

每每在学校门口前,看见那巴士经过前方的马路,我总是凝注几秒。
总有个冲动告诉我搭巴士,往城市里去吧。
只有那里我才可以搭巴士回家乡,只有那里我才有源源不绝的娱乐与五花八门的缤纷,仿佛只有那里才可以和世界通联,
只有离开这里,离开我这个日复一日的厌倦与疲惫,我才可以重获新生。
这里太无趣了,只因我像囚鸟被锁在虽看见天日的笼子。
最后惟有安慰自己说,自己终究是心野的。
却多么希望自己是巴士上的乘客。

很多时候,一个想法真正切切的反映出我们的此刻的心理。
我此刻的心理不用道破,你都懂我在这里的生活。
是我庸人自扰,是我无病呻吟,可有些感受发泄出来就会比较好。
也许我天生就是浪子,对飞机巴士特别情有独钟,对那些唯一可以带我走的交通有那么一点眷恋。
所以同样的,我喜欢凝注苍穹上的飞机,看着一闪一闪的灯光在猜想,里头有多少含泪离人,有多少兴奋旅人,有多少飘泊浪子等。
然后看看他们飞往的方位,猜猜他们会去的国家。
嗯,它往南方那里飞,可能是澳洲或纽西兰。




我很想搭巴士去找远方的你,这样才会让我心安。
而巴士是此时此刻唯一能带我走的东西。
它通往的尽头是重生。

不管吃饭,回家,还是在校门前看见巴士,就会往手表里望,心里暗想:
9.20pm,这是最后一辆通往巴士总站的巴士。
然后无奈地继续往前,踽踽独行。


医药报告:现在的心理状态是负数,只因压抑太久。
谁管?我也不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