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Monday, 15 October 2012

永恒

我和你在坐在咖啡馆的一个落地窗角落。
你说:世界上只有永恒的爱,没有永恒的爱情。

我们都有爱人的能力,从初恋,分手到各自寻获下一个佳人,再分手寻觅下一个。
直到全世界甚至伦敦大笨钟都告诉我们时候不早了,年纪不轻了,才和此时此刻手握着的结婚,
这就是大部分现今人自由恋爱的婚姻,谁曾说胜过盲婚哑嫁呢,至少寻获真爱。

你继续:喏,这就是为什么有永恒的爱,没有永恒的爱情。
至于有没有永恒的爱,还是另外一回事呢,有些也只不过是相濡以沫,得过且过就算了。
若谁在面子书上写:我会爱你一生一世,抑或,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永恒那么滑稽,你说这些一笑置之的文字,却好像成了以后的诅咒。
是不是以后我们分手了,就是我过完我这一辈子了?是不是我们分手了,你的这一生也跟着完了?
不然怎么叫一辈子?一生一世?

我说:你太执着执拗了,爱情是那么不理性的。
你问:不理性等于不当真。
我答:不是。
你接下去:那就是没有永恒的爱情咯,不然为什么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之说。

我举了一些例子:
夏如星的爸爸死后,被葬在母亲的坟墓旁,他们以另一种形式,继续长相厮守。
《天梯》里苗天的父亲也一样死去,陪着那已经灯油枯尽的妻子。
这不是道尽了永恒吗。

浩山在《我的爱如此麻辣》告诉夏如星:这世界上既有永恒的东西,也没有永恒的东西。
这答案最贴切,最真实不过了。
我们曾经相信山盟海誓,是因为我们那时太年轻。
分道扬镳了才看开世间没有永恒的东西。

你说:我想开始学会观星了。
我问为什么。
你答:因为星星是最永恒的东西之一啊!我们现在看到的星星,依旧在苍穹闪烁不定,可是有些在几亿光年前就不存在了。
那我说:我要学会研究顽石和海水了。
你问为什么。
我答:就算世界末日,也还没海枯石烂啊!


你我傻笑,原来最永恒的,竟是连永恒是什么都不懂的非生物。
没关系,反正长大后,我们不再相信永恒了。

不懂花开只一次的爱情。
听着蓝又时的《曾经太年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