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Sunday, 14 October 2012

很久

有多久没有一个人去看电影了?很久了,有差不多一年多两年。
回到那间熟悉的电影院,就连人事已非的感觉都没有,的确没有什么好怀念的了。
还记得当初一个人去看过了几部电影和贺岁片,而这一次看的是《男人如衣服》。
好笑归好笑,有人说很好笑,可是我却主观的认为麻麻地,因为感情线不够创意与张力。
有人讶异为什么一个人去看电影,有些人赞赏那是一种勇气。
我相信世界上有很多人和我有同样的举动,而不是孤僻。
就像在《家好月圆》凌B对素秋说他在英国与他妻子那七年里最舒服的日子就是在电影院,因为他不用找话题,可以静静看戏。
所以既然在看电影都是静静地看,为什么要烦恼找谁来陪。
可尘世间人儿就是因为不甘寂寞,所以延伸了很多与“陪”有关的工作,如陪坐,陪笑,陪睡,就连陪伴也是一份工作。
因为你的责任仅限陪伴,曲终人散。

有多久没有完整看完一本小说了?很久了,有差不多一年多两年。
看着那些有政府糖果书券买回来的小说,堆积如山,当然也积了几丈风尘。
好不容易才把两本小说看完了一本是张小娴的《我的爱如此麻辣》和藤井树的《猫空爱情故事》。
看的有点辛苦,也许不喜欢读书了,也许是这两本故事情节终究没有惊天地泣鬼神,也许我厌倦了言情小说。
他们两本都有一个共同点,主观认为的共同点,就是它们两的结尾才有一点起色,一点像是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有多久没煲香港连戏剧了?很久了,有差不多一年多。
好不容易才把《飞虎》和《巴不得妈妈》看完。
现在还以迅雷而不及掩耳的速度继续《天梯》和《雷霆》。
相信在这个假期结束之前我可以把其余两部追完,也得要他们的集数出完才行。

有多久没有连续几个星期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很久了,有差不多几个月了。
就是那么夸张的睡眠,差一点成了长眠。
才醒来没那么一下再又天黑,天黑了又那么一下子,全部人睡了,自己也该睡了。
这样的时间比较快过,而且我很懒惰。

有多久没有看报纸了?很久了,差不多一两年了。
这个可怕的人,竟然连新闻也不看,真是井底之蛙!
真是宅男,真可怜他穷得是时事知识啊!


在人生的某个情节里,我们都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迂回地说不上那感觉是什么。
原因除了触觉麻木,那件我们再一次重复的举动,也许隔了就算没光年般夸张,但也,很久了。
这个差不多一个月的假期里,重复了很多很久都没有在做的事情。
“很久”虽然不比“曾经”,那么高雅,但同样的让人掉进回忆的漩涡,回首当初的往事。
人生的某个阶段或某个情节,就像重复,然后再回忆:有多久没有。。。
然后自问自答,很久了。

莫文蔚在《外面的世界》也有:在很久很久以前。。。
童话故事的开头也有: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种看烂成绩的痛心疾首,很快就要在成绩公布的那天到来了。
那种感觉也搁了很久,上学期的事了。
自己知自己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