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Wednesday, 15 May 2013

昨夜的墙垣

最近脑海总是盘旋着,一篇网友(称的上朋友?)的博文。准确点说,是写给我的博文。
他在去年八月旬,我去台湾参加菁英杯前,写的一篇博文。
标题是《给J:玻璃鞋》,内容如下:


不需要為我從台北帶什麽回來。但請
把我的眼睛帶去掛在你眼前當你坐在
一座深諳詭計的入夜城市前讓我與你
一同靜觀它的脆弱與寂寞。我們都有
一雙看不見的夢想之羽翼當你乘著牠
飛往天空的廣闊我仍默守在井底輕輕
愛撫牠為牠刷亮為牠而仰望我是那麼
不勇敢不乾脆如同無法切斷的碎末再
碎末。請為我選擇最高的陽臺我們不
要俯身不要墜落我們要一起看看遠方
忽明忽滅的萬家燈火等待他們全部瞬
間消失。我們眼裡才有真正的火光。
我們的生命一定被什麽給觸發了,才會因而想要成為自由的玻璃鞋。但我希望我們都屬於十二點前後,自在走盡世間的路,沾染沿途塵埃與污垢,沒有緊蹙的催迫,沒有約束。
我不懂我有没有完完全全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但我隐隐约约感受得到。
每个人都曾经被什么触发了,从而变得不同了。
从兴趣而言,有的人爱上拍摄,只因仿佛找到了另一个自己;而有些人喜欢唱歌跳舞,看文艺书等等。
他们喜欢从各个角度展现一样事物的美感;他们喜欢细心咀嚼文字里头的万种风情;他们喜欢在歌声里找寻自身的抒发,等。
这些种种可能从小培养的兴趣,但也可能是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被触发,被激发了出来。

从喜好而言,举个例子:有人喜欢方大同,只因他的乐章撼动了灵魂;可有些人却压根儿不懂他在玩什么音乐!觉得很吵。
不是后者不会欣赏,而是后者还没被什么会喜欢方大同的因素触发
我们喜欢一个人事物,都存在各式各样的原因,可能很荒谬,可能有迹可寻,
我们暂且说那是触发。

就如他一篇文章里头写着: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要去读中文系,当很多人都跳不出那个好成绩就应该去念医生律师的框框里头。
他坚持要念中文系,因为他热爱中文。不知他被什么触发了那份挚爱。
而他的中文水平也可以用拿过多次花综奖来证明。

他写的那一篇文章可能透露了什么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渴望,却有时事与愿违。
他很想去台湾深造,也许是因为我去台湾参加辩论比赛的缘故,让他联想到了什么吧。
可能让他联想到我终于如愿能出国比赛,而他也只能如此?我不懂。猜不着。

他曾经问过我为什么喜欢辩论,我也忘记了我当时怎么回答他,呵呵(不排除当时有敷衍的可能性,不过我健忘症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们都有自身喜欢的人事物,可能起着改变人生的作用,抑或也只是过客。
但那种种的倾心是机缘巧合下,被触发的。

倚靠在昨夜的墙垣,静静的,想着我们当初的喜好是被什么触发了的。
嗯,感觉好怀念。




1 comment:

  1. 你朋友很勇敢
    或许他拿出来的是一般人提不起的勇气
    因为那意味着你即将做出改变
    而改变的结果是迷茫的
    要走出一般人不走的路,那份勇气,多少人那得出来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