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Saturday, 20 October 2012

头发


望着前方的镜子,镜子里头是傻里傻气的我。是的,像个痴呆抑或外星人的颜容。朋友总是这样说。每两三个月,我总会理一次头发,但每次我总会重复的告诉他,我要剪短。两个字带过,多干脆,他也很干脆地重复把我的头发剪成平刘海。我不介意我的头发长什么样子,只要不会像给狗咬,就的了。

中学的时候,我们总是担心自己的头发过长,不可以留超过眉毛的刘海,后发不可以碰衣领,所以总是在周会后战战兢兢,深怕被纪律老师拉出去,剃光头。因为我们的学校和城里的另一间中学不同。他们男生可以留头发,反之女生必须剪的像现在田腹甄的发型,甚至更短。在那里女生是不可以留长发的。

那时总是很怕自己剃光头啊,多么丢脸的事。在那个时候,被纪律老师抓出去剃光头像是被标上了‘坏学生’的标签。所以绝对不会犯规。就是定时去修理头发。可现在的我,不同了。发型师不同了,可想法也不同了,开始不会在意自己的头发长什么样子。你要帮我剃光头,就动手吧。我求之不得。剃了光头总会有人问你受了什么刺激。‘失恋’两个字的回答总可以一劳永逸。也可能会博到些许同情呢。

望着前方的镜子,当然镜子里头是我。刚冲了凉,头发乱糟糟,可平底刘海还是显而易见。头发尽管怎么用毛巾擦还是没干,反而毛巾却湿透了。然后再继续擦,头发如故。外头的雨滴滴答答,我怪外头的潮湿溜了进来。我的头发还冷冰冰的,湿湿的。回顾今年与去年,我剪了几次平低头,是我没有其他发型可以换,也不想换。你说,像林达浪,会找到幸福的。嗯,我当那是安慰。呵呵。

有一个要好的朋友问另一个要好的朋友,为什么我总是在放假剪的发型还是一模一样。我想回答你,因为头发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花时间金钱的必要。没有了意义。镜子前的头发还是湿湿的,很想拿一把吹风筒把他们吹干。 我短短的平底头,被吹风筒乱吹一番后,从乱糟糟变得有个型,复原了我原本的发型。

头发要吹干,要洗,要剪,可是有些人不在乎它在一个怎样的过程下完成。我们不会花心思,虽然它依旧是生命里的一部分。所以我不想你变成我的头发,习惯你从来没有爱过我,然后不再为你花心思,不再在乎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