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停一停,听一听,我们共同的频率

Wednesday, 26 September 2012

年少的轻狂

有多久,没有年少轻狂过了?
抑或你的青春不再?
嗯,我们都长大了。不再轻狂了。

听,梁静茹的《一夜长大》。
听着的当儿,让我尝试想回首多少个夜晚我渐渐懂事与沉淀?
可却没有成功让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而是一再再的回忆起当初年少轻狂的壮举。

还记得我们当初百货商场一开,就进去唱K唱到傍晚六点,
还意犹未尽,你们喉咙沙哑的像蔡健雅,而我还能称得上是铁喉王子呢。
还记得当初学记培训营的无厘头军训和人生百态,尽管我们都狼狈不堪,
但还是边念口号,边唱学记歌的完成,有时还在艰辛中莞尔,的确有点意想不到。

还记得我们走了来回五小时的路程,从宿舍到城市,为了吃一顿晚餐,
第二天晚间还不知好歹的从牛顿步行到葡萄牙村再回到宿舍,前后花了四个小时,还苦了一位远地而来的朋友  
还记得考英文科目前夕,什么都没读到,就开车去吃肉骨茶。
回来还敢胡言乱语一番才倒头大睡,咦,明天考试也没有怎么样啊,成绩还挺满意的。

还记得我们几次熬夜成精,整天没睡,直到凌晨四五点去做点心店的第一位顾客,
抑或在麦当劳苦读应对考试,四五点买了早餐再回家。
还记得我们当初在麦当劳读书到深夜四五点,然后想也不想就开车去A'FAMOSA,
你说你为了拿它的小册子,途中还跟别人赛车。

还记得我们在深夜驾车到KLEBANG吹风,边去还边说鬼故事,笼罩在诡异的气氛。
还记得。。。。
还记得我们曾经从茨厂街走到去金河,经过PAVILION,再去时代广场,
沿途经过Hang Tuah车站,走到Maharajalela才上车回Sentral。
多少我们想都没想的年少轻狂迹,涌入心头呼应着我们都不曾长大。
霎时惊觉拥有青春多好啊,就是要毫不保留的挥霍好。
若不,稍纵即逝的青春就没有价值可言。

有多少人的青春不是与年少轻狂挂上等好的?
当然,年少轻狂不是幼稚,它们是有分别的。

此刻,浮现脑海的是另一位朋友的年少轻狂:
她因为不喜欢那个科目,所以在考SPM的那个科目当天缺席。
嗯,多洒脱啊,多轻狂啊,
若我当初能想她这样,也许可以免了多少自己执著带来的伤痕。



诶,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都该庆幸有个人,或有群人来完成。
因为啊,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即将消失在,
《一夜长大》播完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